换源:

第993章 精神武器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沧元图大千劫主第一序列

第993章 精神武器

蝮蛇果然靠不住,面对着危险,一个人率先逃离,只留下断后无路可逃的林松,一个人独自面对陌生的死亡威胁。

“年轻人,我很看好你,如果你愿意留下来为我所用的话,我会给你一条生路。”

老家伙似乎慈悲心泛滥,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心慈手软,如果林松知道他的历史的话,绝对的会因为他的这个态度而大感吃惊。

这个人就是汉斯,三十年代威震世界的外科医生,同样也是一名虔诚的纳粹党徒,发誓永远的追随希特勒。

为了这一狂热的信念,他不故个人的安慰,置身犯险来到这片荒芜的雪域高原,几十年来,死在他手术刀下的冤魂难以计数,如果说统计一下,这几十年来南部失踪的人口绝对的有数万。

其中绝大部分都被绑架来这里做起了恐怖的人体试验,始作俑者就是这个疯狂的医学博士。

如今他看上了林松,这个拥有几好体格的年轻人,正是他医学实验的最好样本。

“你如果愿意听命与我的话,我同样会留你一条狗命的。”

林松瞥了一眼汉斯,丝毫没有给他留下情面,不过以目前的态势来看,林松最有把握的就是羞辱汉斯本人了。

“好,你会后悔的。”

汉斯摇了摇头说道。

“年轻人,你会为你的自大而付出惨痛的代价,我已经提醒过你了。”

汉斯说完,并不是继续观看,而是像失去了味道一样,对林松这个顽固不化的家伙失去了兴趣,从而背着双手顺着铁走廊离开了。

似乎还有更重要的实验等待着他前去研究,对于这样一个魔鬼般的存在,也只有信念和兴趣能支配他的行为。

汉斯刚刚离开,那些宛若复制粘贴一样的敌人,他们全都是清一色的德军打扮,眼神里面射出来令人敬畏的杀气。

无论是个头还是身材,甚至连动作步伐都达到了惊人的一致,就好像他们全都是一群没有思想的木乃伊,只有躯壳。

“一群废物,人多有什么用。”

林松不屑地抬手就是一枪,一枚子弹精准的击中了其中一个敌人的眉心部位,立刻一个血窟窿呈现在对方的额头直上。

只不过倒下去一个随后立刻就有第二个补上来,哪怕是林松打光了枪管里的所有子弹也无济于事,敌人就像是永远能够复制粘贴一样,兵源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

“不可能一定是幻觉,绝不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

林松有些精疲力竭,他手里的子弹早已经射光了,可是敌人居然还是那么多,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被射杀过一样。

雪狼咆哮着猛扑了上去,巨大的獠牙疯狂的撕扯着对方,可是一头雪狼就算是在能打又能怎么样,敌人还是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

他们和活死人还有所不同,那群是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而这些人却似乎是一群被遥控指挥的僵尸,虽然有思想却已经明显的被改造,或者说他们的思想早已经被统一了。

如果说他们被洗脑了的话,林松完全相信这样的理由。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好被干掉了,只需要一拳就能击倒他们,可是林松面对着车轮战,力量在大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敌人的数量实在是太过强大,并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复制再生,让林松感到继续战斗下去就是被拖死的节奏。

可是不战斗的话,还能怎么样呢,只有束手待毙的结局吗?林松绝不会向命运低头的,所以他就是拼尽最后的一点力气,也要血战到底。

“来吧,老子绝不会认输的。”

林松感觉自己全身热血沸腾,身体所有的零件似乎都被激活了一样,好像自己马上就要进入另一个层面,体能还有战斗力似乎就要突破进入一种全新的模式下。

忽然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刚才那种满眼都是敌人的场面不见了,他和雪狼的面前只有一个敌人,还是蜡像模型,再被自己无情的揉搓着。

其中雪狼还是拼命地撕扯着那具德军蜡像的脑袋,林松更是不停地挥舞着铁拳,猛烈的击打在蜡像的肚子部位。

甚至在蜡像的上面,都留下了林松拳面上的血痕。

林松因为过度投入,拳头都被鲜血染红了,而他却全然不知。

现在看到了事情的真像,林松才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那是伤口上留下了新的伤口,怪不得林松有一种踏入全新领域的感觉呢。

“林松别打了,你被骗了。”

蝮蛇大声的提醒林松,就像是苏醒药剂一样,让林松从刚才的幻觉里面清醒了许多。

“呃?这,发生了什么?”

林松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就连雪狼都还停留在刚才的疯狂之中。

“兴奋剂,我们全都中了敌人的精神致幻剂的毒害,刚才只不过是幻觉罢了。”

蝮蛇大声的说道,一点也没有刚才的胆怯和小心。

“你怎么没事儿?”

林松吃惊的看着蝮蛇,自己的双拳都是挂着彩的,可是蝮蛇却跟没事儿人一样,站在自己面前。

“我提前就多多少少了解过一些,所以有思想准备的。”

蝮蛇丝毫不隐晦的告诉了林松这一点,脸上还有些小得意,似乎是在故意的气林松似得。

“你耍我?”

林松真的生气了,这可是明摆着戏弄自己的味道。

“好了,别生气了,雪狼都被欺骗了,你说这是我的问题吗?”

蝮蛇说的没错,就好比你丢了自行车,家里人指责你为什么没有锁好车子,而不出责备那个偷车贼一样的道理。

可不是吗,就连雪狼都能被迷惑了的话,那么敌人的这一手还真够厉害的。

“你是怎么发现的?”

林松知道蝮蛇隐瞒了不止这一点,肯定还有更多的内幕自己不清楚,既然是盟友了,最好开诚布公的告诉自己才对。

“刚才你留下来缠住了汉斯的注意力,我才有机会破坏他的发射干扰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