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源:

第二百四十九章 当兵吃粮可曾易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沧元图大千劫主第一序列

赵九重话语虽然粗糙无比,可是却说到了重中之重。

天下虽有侠义之辈,但礼法已经崩坏,所谓的仁义礼智信已经化作了虚无,那行侠仗义被诸多江湖草莽作为了遮羞布,他们大都打着豪杰的幌子,截富欺贫,以个人好恶行事,全然不管对错与否。

慕容龙城煽动之语虽然站在了天下大义,激起了中原汉人心中的血性,但这血性与利己相互比拼重量,最终结果终究是利益至上。

这天下谁做主人,谁做皇帝都好,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处。

当即,许多武人开始陷入了沉思当中,这利益,关乎了每一个人,同时,如果把自身变成慕容龙城的兵卒,到时候处处受制,如何还能在江湖之中自由自在?

赵九重哈哈大笑道:“你们因为慕容龙城这厮几句话就要抢着加入这五岳盟,其不知先前加入五岳盟的,都被慕容龙城许以了好处,结果你们后来加入这些,肯定比不上先加入的人得到好处。众位且看那五毒教的南疆之人,据我所知,人家慕容龙城,可是要把他们变成大理国国教的,再看看你们,不过只是不值钱的棋子而已!”

慕容龙城行走江湖,先走了天下间比较有名的江湖势力,除了少数比较大的江湖势力之外,所剩下的都是中等、小型,甚至现如今聚集在华山的还有不少江湖散人。

这些人除了他难以走动之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太值得走动,正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放在一起,总归还能算作是一盆菜肴。

赵九重这话一下子就挑起了众多武人内心当中先前忽略的事情。

这样十分简单的加入五岳盟,慕容龙城岂不是要把他们当做炮灰?凭什么给先加入的门派好处,他们就没有好处?一头热血扎进五岳盟当中,岂不是糊弄人玩?

这一刻,什么大义什么天下大势,在许多武人心里都成为了屁,变成了最为不重要的东西。

少林寺上下众僧吃惊万分的看着赵九重,尤其是法忍禅师,即便以忍字为名的他,也忍不住愤怒交加:“禅明!你闭嘴!这天下大乱之罪,你如何担当得起!”

赵九重先前就被法忍禅师教训的憋闷万分,此刻终于大喝道:“师父!你们都已经糊涂了!天下大乱,一切崩坏,不是你随随便便找个人扫平天下就能够做成的!天下缺少的乃是李世民那等明君!”

法忍禅师气的浑身颤抖,指着赵九重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赵九重不再看向法忍禅师,而是盯着慕容龙城喝道:“慕容龙城!你为何不说话!你说,你叫天下豪杰给你卖命,你给他们什么好处!?”

慕容龙城目光一闪,扫视着天下群雄,赵九重给他挖了个坑,以他的才智,自然能够看出这坑究竟在什么地方。

他如果答应了给天下豪杰大官金银,那便成为了一个昏庸之人,慕容龙城恰好想要做个明君,怎能要天下百姓指着他的脊梁?

如果不答应群雄,说了以法理为主,真正的治国之道,那可想而知,天下武人必定会再三斟酌,有许多会拒绝加入五岳盟书,甚至退出五岳盟书。

董迦罗看着赵九重,忍不住点头,赵九重这个十分粗糙的少年,比他想象当中的要更加厉害。

张寒城忍不住笑着,赵九重说出这些话,叫他十分自豪。

慕容龙城只是犹疑了片刻,转瞬之间便微微一笑道:“有关于立国之事,龙城已经在考虑之中,具体许多事情,还未定下来究竟如何,但,帮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之功臣,怎能够亏待?天下各门各派多数存在于山中,以山下村庄田产,雇佣农人耕种以此为食,但是,各门派土地终究不算太大。所以,在龙城想象当中,要一扫前人所建立之制度,做新的武国制度。”

话音落下,所有人忍不住疑惑的看向了慕容龙城,就算是董迦罗也是如此。

慕容龙城开口道:“既然是武国,以天下武人作为立足之本,那么天下当然要以各门派为根本,向外波及开来,将名山、大川、江、河,作为各门派的生意,并在各门派之下,建立城池、镇、村庄,百姓农耕供养各门派,以令各门派千秋万代,而各门派也可参与朝中内政,派出弟子成立各州武堂,正如三省六部一般,超然物外,如此,乃是将各门派当做天下藩王,以此取代各地节度使。”

话音落下,所有人顿时哗然万分!

赵九重看了许多房玄龄的手书,自然对李唐制度十分了解,这所谓的武堂,一下子就让天下门派有了归属,从此江湖和庙堂之间的区分,将会混合为一,成为共同之体!

如此布局,定然是慕容龙城早就想好的,而不是提前去想的。

天下武人顿时惊喜万分,这相当于以国家之身份,认可各门派的存在,正如李唐时对佛、道推崇一般。

董迦罗也是吃惊万分,慕容龙城的想法,是非常好的,唯独就是实践起来,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慕容龙城朗然道:“这位小兄弟问龙城,那法理到底要不要尊,龙城给出的答案,自然是要尊守法理的。但这法理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定下来的,需要慢慢去定,总之中原国土之大,假使能够和平安定,我想天下群雄诸英,也不必非要违法乱纪来讨生活,诸位有了财富,自然也无必要铤而走险了,难道不是吗?”

“我就知道,慕容公子绝对是替各门各派着想的。”

“这样一来,我等也算是吃了朝廷的饷银。”

“而且,还能福荫子孙后代!”

慕容龙城略微侧头,余光看了一眼哑口无言的赵九重,嘴角微微挑起:“众位,对于五岳盟之成立,还有何异议?不若我等先将五岳盟成立后,将此处契丹狗贼驱逐击杀之后,再坐下来慢慢谈将来的武国制度!”

这所谓的武国制度,的确有漏洞,而且漏洞很可能不小。

但是一时之间,想要直接找出这武国漏洞,也绝非简单。

赵九重和柴荣都皱着眉头。

就连董迦罗也紧锁眉头,想要否定慕容龙城的武国制度,并非是简单的事情。

因为,这制度九成是可以立国的。

赵九重紧握着盘龙棍,气愤交加,即便攻击慕容龙城到此,慕容龙城却仍然毫发无损,甚至他所提出的武国制度,还被各门派所接受采纳,更是觉得这种制度十分优良。

原本只能躲着朝廷的江湖门派,变得光明正大,那结果,何止是好而已,简直就是太好了。

如是慕容龙城做了皇帝,可想而知,江湖门派会成为天下正统。

但是,慕容龙城绝对不会这么好心,因为武人是天下间最为难以操控的势力,但是,只要能够建立武国,可以政权立足站稳之后,慢慢对天下门派进行扫清。

“我不同意!”

正在此时,丐帮当中,一道声音突然间响起。

张寒城从丐帮中走了出来,叫丐帮众人微微一怔。

一下子,所有已经觉得五岳盟基本已经毫无阻碍,可以组建之人,一一看向了张寒城这里。

张寒城目光凝聚,喝道:“这天下间的黑白怎能颠倒!以作恶为基本立下的五岳盟,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慕容龙城盯着张寒城,第一眼觉得张寒城有些陌生,第二眼又觉得张寒城眼熟,毕竟张寒城已经长高了不少。

后方,那浑身罩在黑纱之下的,先前与张寒城交手的怪异女子,挪布到了慕容龙城身边,道:“公子,此人是那个叫张寒城的少年。”

慕容龙城眸光一闪,道:“五岳盟何来黑白颠倒一说?你言语之时,最好小心一点,莫非此处各大门派,在你眼中,都不够光明正大么?”

张寒城朗声道:“你不用利用这些门派来压我,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你灭人门派,到处杀人,不听你话的人,你就要全部清除,这难道不是作恶么?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不同意你!”

慕容龙城喝道:“你怎知我所清理门派,不是恶人居多?我清理他们,不是在做好事?”

沙坨鳄猛地道:“你胡说!我师父是好人!南海派从不作恶!”

叱罗蛇鹤道:“我师父蛇鹤二老,只醉心武学,从不作恶!慕容龙城,南海派、蛇鹤门的事情,你不用想着乱泼脏水!”

慕容龙城眯着眼睛,道:“一个西域新罗人,一个蛇鹤门的叛逆,你们的话,难道也真能颠倒黑白!?”

张寒城喝道:“我不管这门派你是为什么灭掉,我只说我看到的,在那绛州城中,你命令你手下的莲花神教,欺负那些不明事理的百姓,给他们吃五石散,从他们身上赚钱,害的他们家破人亡,你又叫莲花神教跟绛州王刺史合作,王刺史欺负百姓,将粮食堆满了粮仓,可绛州城外,到处都是饿死的人!你现在要跟我说,你建立这什么五岳盟是善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