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源:

第七十五章 拳脚未张退求次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沧元图大千劫主第一序列

那站在明尊一侧的摩尼教圣女略微思量了下,而后便对明尊说出了一连串的异域之语,她声音温婉,语调奇异,但顿挫却十分清晰。

只见那明尊看向了摩尼教圣女,略一点头,回了一句。

摩尼教圣女转头看向了慕容龙城,道:“明尊说,近些年听闻中土武林之中,出现了一位少见的天才人物,名叫慕容龙城,在中土之中挑战各大门派,所过之处没有敌手,今日见到了慕容公子,也觉得不同凡响。”

慕容龙城道:“是明尊过奖了。”

摩尼教圣女这才又与明尊说了一句。

明尊回复了一番后。

又听摩尼教圣女朗声开口道:“对于慕容公子能够来到光明顶,明尊自是觉得十分欢喜,可慕容公子来到这里,却又没有什么道理,明尊想要知道,慕容公子究竟为何而来。”

慕容龙城直接举起左手,掌中圣火令散发着奇异的光芒,黑色的袖袍落在臂膀下,道:“此乃摩尼教之圣火令,于意外之间为龙城所得,龙城自当要将此物奉还给摩尼教。”

果然,在见到圣火令之后,明尊与摩尼教圣女的眼中,都露出了惊异之色。

那处于慕容龙城斜后方的血佛,对着圣女略微点了下头,像是确认了下什么。

摩尼教圣女连忙将慕容龙城的话翻译给明尊。

明尊再次开口,这一次却深感诧异,似是觉得十分意外。

摩尼教圣女道:“明尊十分感谢慕容公子能将我摩尼教之圣物归还,但此道圣火令,应该是掌握在我摩尼教护教法王,肉佛之手中,却不知何以落入到了慕容公子手中,还请慕容公子能够明确的指点一二。”

慕容龙城放下掌中圣火令,淡淡开口道:“在下于中原行走之时,无意之间遇见了一名十分庄严之僧,但他身负重伤,垂垂危矣,慕容龙城心中不忍,于是便将他救下了,但他伤势入了骨髓,难以救治,在他临死之时,却终于清醒了几分,便对慕容龙城说出了其真正的身份,乃是摩尼教护教法王之一,肉佛是也。”

摩尼教圣女目光一闪,但还是将慕容龙城的话翻译了一下。

明尊猛地抬手,拍了一下红玉宝座的负手,声音提高了几分,与摩尼教圣女有说了几句。

摩尼教圣女道:“肉佛是我摩尼教最为虔诚的护教法王,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光明神,没想到会在中原遭受到这种痛苦,不知道慕容公子对于这件事情,是否还有更深的了解?”

慕容龙城道:“实不相瞒,肉佛法王请求慕容龙城将圣火令归还到摩尼教的同时,也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的一清二楚。原来,肉佛法王乃是为了摩尼教能够再次兴盛,于是寻找到李唐时期的一些宝物,原本这些宝物,想要交给明尊,但是,正巧遇见了自大理而来的开国君主,段思平。那段思平武功十分厉害,见到肉佛法王手中之宝,心生贪婪,于是便出手抢夺。肉佛法王不是段思平对手,被六脉神剑剑气所伤,只能感念明尊,拼命逃走,这才遇见了慕容龙城。”

这些话自然是慕容龙城杜撰而出的,但慕容龙城说出之时,声音诚恳,目光平静,甚至还带着几丝悲痛的意味,令人忍不住信服。

虽然那摩尼教圣女黛眉稍稍提起,却仍是对明尊正常翻译,似是也没什么怀疑的意思。

那明尊听了这话,双目陡的浮现出了怒火,声音变得凌厉了几分。

摩尼教圣女道:“也就是说,我摩尼教之宝,已经落入到了大理段思平的手中?”

慕容龙城道:“如果按照肉佛法王所说,的确是这样的。”

明尊听着摩尼教圣女的叙述,一手扣着太阳穴,像是十分头痛,同时又与摩尼教圣女说了句。

摩尼教圣女答道:“无论如何,都多谢了慕容公子,只可惜肉佛法王为了摩尼教兴盛而死,临死之时,还不忘将圣火令送回。他的灵魂会脱离这黑暗的无边苦海,回归到光明神的怀抱当中,他的所作所为,光明神会牢牢记住。慕容公子既然来到了摩尼教之中,又归还了圣火令,自然也就是摩尼教的朋友,摩尼教不是不知感谢之地,素闻慕容公子每战胜了那些门派,都要借对方武学一观,摩尼教中的武学虽然比不上慕容公子,但为了感谢慕容公子,还是可以给慕容公子一观。”

慕容龙城眸光一闪,道:“多谢圣女、明尊惦念此事,不过慕容龙城如此焦急的赶过来,绝对不是为了摩尼教的武学而来,而是有其他所求之事。”

血佛原本已经到了慕容龙城近前,准备收回圣火令,却未曾想慕容龙城一缩手,直接躲开了血佛的手掌。

血佛目光一凝,后退了半步。

摩尼教圣女看到这一幕,黛眉轻蹙,又对明尊翻译了一下。

明尊放下了额头间的手掌,看着慕容龙城认真的说了一句。

摩尼教圣女道:“但不知慕容公子有何所求?如是摩尼教能够做到的事情,定会鼎力相助。”

慕容龙城无视着一侧的血佛,道:“如今恰逢中土战乱之际,各地烽烟虽然未起,但大乱终将要来临,如今契丹耶律德光已命五万铁骑整装待发,想要南下中原攻城略地。而晋国内忧未除,此刻外患来临,必然要在这一次土崩瓦解,彻底灭亡。晋国之下南唐李璟刚刚即位,正准备大展拳脚,不会放弃这一次的机会,待到晋国内部中空,李璟便有机会能够在中原之地分上一杯羹。但实际上,这也算南唐最多能够达成之事了。耶律德光之铁骑虽然厉害,但晋国皇权之下,犹有许多厉害之人,到时瓜分中原时,谁抢占先机,谁便能割据地盘。龙城也正是想要在这此间乱世之中,得一处安然所在,作为中原之地站稳脚跟之所,到时以各大门派武人起事,席卷中原,纵使那些军队千军万马,又岂能抗衡世间武林群雄之力?所以,此番龙城乃是真诚邀请摩尼教能够加入龙城这一方势力,如此一来,将来建立国土之后,便将摩尼教尊为国教,不限制摩尼教传教,令摩尼教真正进入中兴之光景。”

这一连串言辞,本就是慕容龙城早已准备好的,所以说起来十分顺口,也句句真心实意。

就连那站在慕容龙城不远处的血佛,都蓦的一怔。

摩尼教圣女碧瞳轻瞬,对一侧的明尊开始以波斯语将慕容龙城的话一五一十的翻译出来。

明尊听着这些话,时而点头,时而又沉思,最终陷入了沉默当中。

慕容龙城道:“但不知,明尊可愿与慕容龙城联手,共同横扫这乱世,建立万世之基业,从今以后,为这黑暗的世界,降下无比光明,驱逐所有黑暗?”

摩尼教圣女挑眉间,将慕容龙城的话翻译了过去。

明尊深吸了口气,似是思量了许久,最终叹息间的开口。

慕容龙城双目一缩,虽然他听不懂波斯语,但却能够在明尊的语气之中能够洞悉一二,知道这件事情似乎并未因这些话而成功,不过慕容龙城也觉得,想要如此简单的说服摩尼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虽然大体知道了明尊的说辞,但却并未完全放弃。

摩尼教圣女开口道:“慕容公子果然绝非常人,一身光明之气犹如摩尼教中人一般,你之精神明尊能够完全感受,并更了解慕容公子胸中沟壑,乃是要为世间带来和平安定,甚至愿意许给摩尼教共同改变世间的使命。但,可惜的是,就在不久之前,已经有其他人来到摩尼教之中,商讨了联合之事,所许诺给摩尼教之事,也是如同慕容公子这般。只是不同于慕容公子,对方的力量却更加强大,而慕容公子虽然胸有沟壑,此刻却并无领地,也未称君王,再加上摩尼教已经先答应了别人,自然无论如何也不敢跟随。”

慕容龙城猛地皱了下眉,道:“可是契丹耶律德光派人前来此处,与摩尼教议了此事?”

说话的同时,慕容龙城的一只拳头已经攥了起来。

摩尼教圣女并未去询问明尊,而是直接回答慕容龙城道:“慕容公子英明,一下便猜出了是谁来与摩尼教联手,如此聪慧之人,世间自会有慕容公子的一席之地。”

慕容龙城低声开口道:“据慕容龙城所知,耶律德光并非是只与摩尼教联手,那大雪山之上的佛教圣地,般若神僧,也同样接到了摩尼教之邀请,般若神僧所掌握僧兵数以万计,信徒无数,耶律德光许给其同样以国教待之,慕容龙城不清楚明尊是否对此事知晓,是以将慕容龙城所掌握消息说出,还请明尊能够再三思量,这耶律德光,是否真是能够联手之良人,否则,到最后被那契丹摆了一道,也未可知。”

摩尼教圣女沉吟间,询问起了明尊。

过后,摩尼教圣女又回复道:“此事不劳慕容公子费心,这件事情明尊知晓的非常清楚。答应契丹,主要是因为契丹的军队更加强大,不是普通的起义之军,那天下的武林高手,自然厉害,但再多也强不过五十万兵马,耶律德光有五十万兵马,而且,武林高手这种,其掌管的属珊军,为辽太后述律平所创建,其中吸引蕃汉高手加入,足有两万余人,如此强大的势力,自然也能够平定武林。自耶律阿保机死后,耶律德光一直励精图治,乃是明主。至于大雪山那里,有关于两教应以谁为尊,如何瓜分,便更不必由慕容公子操心。那遥远的耶路撒冷之中,也有许多的教派,虽在互相争夺,但却安然共存,我摩尼教在波斯之处,也并非是只一教掌权,所以摩尼教并不太在意此事。”

慕容龙城没想到摩尼教居然回绝的如此干脆,至于那属珊军存在,慕容龙城自然也不陌生,处于中原以北的许多门派,已经被这属珊军并入其中,而慕容龙城涉足都是中原与中原以南所在,与耶律德光之间算是瓜分了武林。

慕容龙城自问他做了许多准备,只等天下大乱时振臂一呼,却不曾想近来一而再的受阻,那契丹确实强悍,但慕容龙城却也不是特别恐惧其,毕竟草原之霸主,是否真能压得中原之人喘不过气,还做两说,那五十万兵马,慕容龙城没有,以后都很难能有,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的立国大业。

正思索之间,却听见摩尼教圣女道:“还请慕容公子将圣火令归还,稍后便由血佛带慕容公子前去石室之中,给慕容公子摩尼教武功一观。”

话音落下,慕容龙城嘴角勾起,既然摩尼教已经收入不到掌中,这明尊认定了契丹,那也就只能退而求次:“素闻乾坤大挪移妙法十分厉害,乃山中老人霍山所创,迥异于中土武学,却不知能否给慕容龙城一观其中精妙,如此一来,慕容龙城便自然心甘情愿将这圣火令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