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源:

一百七十七章 合则利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沧元图大千劫主第一序列

翌日一大早,一位戴着帽子的身影在几人的护送下,轻轻敲开了朱羿房门。

当房门被推开,其余之人皆守在门外,只有那带着帽子的人影闪身进入了房中。

房中朱羿早已经等候多时,侧坐在椅子上,一脸笑意把玩着手中的白玉玄武。

虽是大清早,但是桌子上也摆着热气腾腾的二三小菜,一壶小酒。

看见这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朱羿有些戏谑道“怎么当上了大汉储王,就换了一个样了。”

随着一声苦笑,人影掀开帽子,露出一张过分年轻的脸,正是登上王座的刘显。

“羿哥你就别寒酸我了,这不是怕死吗?”

刘显尴尬的笑了笑,没有了前几天的霸气和儒雅,反而多了些活力,似乎此时此刻的他才是真正的自己。

“怕死?”

朱羿暗自笑了笑,十多年布局之间滴水不漏,哪怕背后有高人指点,如果是个庸才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好了不绕弯子了,事情怎么样了。”朱羿亲自给刘显倒了杯酒,三指搭在酒盏下,缓缓推了过去笑道。

刘显看着这酒,感觉喉咙有些冒火,这大早晨喝酒,真是不拿自己当回事,不过刘显还是恭恭敬敬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朱羿嘴角翘起,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刘显苍白的脸被烈酒一灌,泛起一丝潮红,深深吐出口浊气,打着嗝道“这一杯烈酒真是去疲劳好东西”

说完刘显自怀中掏出三样东西摆在朱羿面前。

再次从水中捞出的青玉龙,一块泛着白光的白色鹅卵石,最后则是一个黄布包裹着的东西。

朱羿眉头微动,抬眼看了眼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的刘显,笑问道“值得吗?”

“我觉得很值得,三样对我无用的东西换了对我有用的东西,怎么会不值得?”

刘显倒是满不在乎的笑着,随手从桌子上提起酒壶再次给自己满上。

朱羿第一个拿起的便是白色鹅卵石,对着刘显道“这东西确定有用吗?”

刘显正吃着小菜,听到朱羿此话,便将筷子放在一边笑道“这是天山送给我刘家的信物,只要有人拿着这东西上天山,便可以得到天山出手一次。

每三百年给予一颗,天山在我大汉数千年,这东西我刘家也是用过多次,却是可行。”

朱羿嘴角翘起了,自己费了这么大代价便是为了此物,有了这东西老家伙的毒便可以解了。

将白色鹅卵石收入怀中,朱羿心情大好的举起酒杯敬了刘显一杯笑道“那好,我会通知老头子给予你支持的,另外这青玉龙给大宋,大宋也会给予帮助。”

刘显露出一丝笑意,此时的自己看似风光无限,但是却根本如风中浮萍。

这一切都是师傅打下的根基,现在师傅不知是死是活,如果自己没有一二个盟友支持,这位子怕是难坐稳。

三年守孝?又何尝不是三年掌权,大汉如此辽阔,可是自己除了名义上的剿匪军和文相,其他便是一个效忠的实权之人都没有。

但是若果有一个虽时可以武力相助,但是又隔着十万八千里,不会威胁自己的大明。

再加上天下商贾最多的大宋给予支持,那么自己便等于握住了两把利刃,钝刀割肉总会养肥自己。

“那就怎么定了羿哥,现在百废待兴我就先回去了。”

刘显两杯酒下肚,整个人也容光焕发起来,再次将帽子盖住,起身告辞。

朱羿却笑道“等一下,还有件事情想请教一二。”

刘显脚步一缓,连忙道“何事?但说无妨。”

“我想问一下九公主怎么样了,我不日便要离开洛阳,有件事情要问一下九公主。”

听到此话,刘显眼睛一缩,随后看了眼桌上黄布包裹的东西,朱羿随手将东西压在手心道“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件事。”

刘显明显松了口气笑道“九妹虽然醒了,但是脾气却不怎么好,唯一的天山信物我又给了你,怕是难问了。”

朱羿却轻轻敲着桌子道“难问?不存在的,抓了我的人,是生是死本殿下还是有资格问清楚的。”

刘显一愣,什么意思?

难道说九妹和父王他们还抓了这家伙的人,但是听这口气却让刘显心中有些不快。

五指紧握但还是缓缓松开,刘显也明白现在的自己,还是不能得罪朱羿的,露出一个笑脸道“那确实要问清楚,这俩日殿下可以随时进出王府,九妹就在王府歇息。”

朱羿嘴角翘起,二天时间这便是底线了吗?

不过也够了。

不愧是当上储王的人,真是软硬皆施,刚刚还是羿哥长羿哥短,现在就是殿下了。

“那就说定了。”

朱羿话落,刘显便点了点头,转身推开了屋门,又匆匆离去。

“得”“得”“得”

一声又一声的敲打着桌子的声音,让朱羿慢慢闭上了眼睛,许久过后朱羿才缓缓睁开眼睛,此时的眼睛却越发清明。

伸手将桌上的黄布包裹打开,里面居然是一本不知多久当书籍,看着那不知被翻过多少遍的封面,上面《蒯通手记》四个字苍劲有力。

这便是韩洛儿离开的代价,没想到自己就是随口一说,这小子居然真的舍得。

《蒯通手记》顾名思义就是蒯通的手记,里面记载着蒯通这个人的所见所闻。

蒯通这个人在大汉并不出名,也没有留下什么庞大后裔,但是却是在大汉域刘玄称王时,留下浓厚的一笔。

蒯通是个谋士,但是却不是汉祖刘玄的谋士,而是兵仙韩祖的谋士,一生之中都跟在韩祖身后横扫天下,而这手记便是蒯通记录这韩祖用兵如神的记录。

虽然没有传说中的《兵法三篇》名气大,但是从这手记中也能看出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所以这东西也是价值惊人。

朱羿随手翻开手记,一边看一边频频点头,甚至连诸葛守将出现在房中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诸葛守将轻咳两声,朱羿才意犹未尽的将手记收好。

“大哥怎么了,是安排好了吗?”朱羿揉了揉发涩的眼睛道。

诸葛守将点了点头道“前往天山的路线已经查清楚,马车也订好了,只等殿下将事情处理好,随时可以出发。”

朱羿笑了起身,拍了拍诸葛守将肩膀道“那还等什么,随我去一趟汉王府,见一见这九公主便出发。”

随后二人便一前一后离开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