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源:

第十四章 自走气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沧元图大千劫主第一序列

都说一个人在遇到人生低潮的时候同样也容易遇上雨雪天气,就好像是老天爷都在为你哀悼并暗暗地明示你“你就是这天地间的主角,你还会再崛起的哟”。

然而在公孙羽穿越到玄武星上来之后他周遭的天气一直晴朗,甚至晴朗得都有些过分了。

“热啊……好热啊……”呆在与原本宽敞的睡房相比逼仄得可怕的马车里,这已经是水柳派一行人走上搬家之路的第二天了,当最初东看西看的新奇感消弭后,留给公孙羽的只剩下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的浮躁。说来也好笑,明明前世是个苦命人,而穿越后仅仅在豪门大派中享受了不到四天他就变得金贵起来了。

但其实相比于此刻在车厢内打着滚的公孙羽,水柳派中的其余弟子的表现更为糟糕。

“师兄……我们真的还要吃这种东西吗?”一名年幼的弟子苦着脸,他的手中抓着一块面饼,口中不住抱怨。

“不然你想吃啥?依照玄武大比的规则,作为失败方的我们只被允许带着有限的物资离开,就连镇教功法都给留下了。现在有面饼吃、有马车坐已经是师傅和掌门事先运作的结果,不然咱就等着喝西北风、靠双腿走到新驻地吧!”年幼弟子的师兄,也就是姚长老门下的弟子,就面相上来讲他是挺质朴的一个人,此刻他正大嚼着面饼。

年轻的弟子没再多说什么,但他也没有再吃手中的饼。

曾经沧海难为水,吃惯了辟谷丹,他的肠胃已经不能再接受面饼。

至少短时间内不能。

当夜,这名年轻人就偷偷脱离了车队。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行了两天的路,跟随水柳派的弟子们跑路了近三成。

而面对这样的情况作为一派之长的掌门人张泽中毫无表示——自第一天起他便没从他那辆马车里走出来过。

倒是姚长老每日都抽时间做弟子们的工作——毕竟水柳派内大部分都是他的弟子,而就算是少部分的、归属于张泽中门下的弟子大多数时候也是他代为传功的,而公孙羽只有一个弟子,不在讨论的范围之内。在过往,姚长老可没少为自家门生众多而沾沾自喜,然而事到如今,他很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他高兴得太早了。

“呜呜呜……大师兄啊,你可得帮帮师弟我啊……呜呜呜……”趁着天黑、趁着弟子们忙着入休息和跑路,姚长老摸进了公孙羽的马车,丝毫不顾公孙羽正热的难受,一把就跟他抱上了。

别想歪,这里的抱是“抱头痛哭”的抱,不存在任何深层意思。

“走开!走开!这里已经够热的了!”公孙羽算是有苦难言,系统大神上回奖了他一部《基础刀法》,嗯,这刀法确实够基础的,整本书里就画了一招。

一招直劈。

还美其名曰:力劈华山。

这式刀法的招式公孙羽练了……嗯,是练都不用练就已经会了。

他本来就会直劈。

废话。

世上又有谁人不会使直劈?

(残障人士除外。)

但一式直劈顶多也就占一页空间,《基础刀法》这本书可是足足有上百页,第一页画着刀招,后头上百页都是在讲如何打坐练气来生成足够的内力支持这一招、如何行气运劲来发出这一招、施展这一招的时候要注意点什么……

这书讲的是如此的详细、如此的深·入·浅·出,以至于作为读者的公孙羽读着读着体内的内力不由自主地就沿着书上所述的法门走了起来。

这一走就是几乎两天两夜,不说这功夫他练的怎么样,反正这气走得他是够热的。

浑身发热。

公孙羽有试着停止运功,但他完全控制不了,有时候他甚至产生了错觉:这不是他在练功,而是功在练他。

系统大神对此的解答是:恭喜你,猜对了,真是功在练你哟,在这门功夫没练成之前你的内气是不会消停的哟。

“那上次那本《青铜刀气》我怎么没自动练起来……?”

“谁说你没在练了?你不是强行看了它一晚上、后来还‘悟出’了一门刀阵吗?”

“……原来是你……”

什么叫有苦难言。

让一台03年的电脑二十四小时开着满负荷跑程序,某悬浮球二十四小时冒红光。

这就叫有苦难言了。

公孙羽与系统大神之间的对话旁人无法听见,公孙羽体内的苦楚也没有人能与他感同身受。

所以公孙羽是完全没有心思去安慰这位泪流满面的老人的,直到……

“发布任务:遏制水柳派弟子逃逸事件。任务奖励:即刻速成《基础刀法》内气篇。”系统大神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

公孙羽一听顿时打起了精神(运功的时候他热到睡不着,睡着了内气也都还在运,直到把他热醒。)。

他对着姚长老正色道:“师弟啊,扶我起来,不能再让弟子逃跑了,不然水柳派会名存实亡的。”

姚长老擦干了泪:“我就知道大师兄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请先松开我。”

“哦哦。”

……

先不说公孙羽是如何强忍着体内CPU燃烧般的灼热起身的,又是如何由他和姚长老两人将剩余的弟子从车内叫起来、集中到一处的。让我们把目光往后挪挪,挪到水柳派一路行经的道路上,移到那些车轮所压出的痕迹上。

依旧是三人,依旧是红衣,依旧是离火宗。

自从水柳派车队开拔,他们便阴魂不散、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后头。

不用说,这些人怀着什么样的心思路人皆知。

“宗主,还是不能动手吗?我觉着已经差不多了啊,这里离玄武山已经够远的了,他们在这里出了事绝没有人能说在我们身上做文章。”先开口的依旧是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总是缺乏耐性。

“你不懂。”离火宗宗主道,“还不是时候。”

他盯着远处水柳派车队驻地中零零散散亮起的光点,那是姚长老和公孙羽在一个一个地叫醒弟子。

年轻人追问:“那什么时候才算是‘到时候’了啊?”

离火宗宗主朝着天空望去一眼。

天空中万里无云,星光和月光毫无阻碍地投射了下来。

“等下雨。”离火宗宗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