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小说网 >  浪打桃花 >   第六十六章
换源:

第六十六章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沧元图大千劫主第一序列

青花来到孤岛上,刚刚停下,正在举目四处张望之时,却看到一个刚刚破土而出的桃树苗,青花镇定,青花不动,青花死死盯着那颗刚刚破土的桃树苗,接着一个鱼跃,窜到那棵刚刚破土的小桃树苗跟前,仰头,低头,探出信子,收回信子,几经试探,它嗅到了一股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气息,是仙气,是仙气,青花欣喜若狂,一百年了,它盼了一百年,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疾风暴雨,多少次电闪雷鸣,那里是一个好辛苦能说明白的,今天,他终于看到了希望。

??????

小青蛇在晋晚生脚下说了如此离奇的故事,并没有打动晋晚生,有好几次,晋晚生都想打断他的话,说出心中的疑问,可是,当他看到小青蛇全神贯注,陷入过去时光的痴迷样子,又不忍心打断他,突然,外面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小青蛇,立刻不再说话,而是竖起耳朵听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问晋晚生;“师傅,外面是什么声音?”

晋晚生回答;“我不是你师傅,外面的声音吗,就凭你应该知道,江水涨潮了,而且是大潮,所以,才有这么大的动静。”

说完这句话,晋晚生问小青蛇;“你刚才和我讲了这么多,我听着怎么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小青蛇说;“怎么没关系,你就是江流大和尚,你就是我师傅,那些事情就发生在你身上,那时候,你领我遨游蓬莱仙岛,岛上的何仙姑,钟情于你,偷着给你吃了紫仙草,她说你吃了这种草能够长命百岁,结果你真就活了一百多岁。”

“等等,你可真能编,这都哪儿跟哪儿呀,算啦,我不跟你纠缠了,我要走了。”

晋晚生从白玉床上站起来,起身要走,小青蛇却轻轻叼住了他的裤腿角子说道;“师傅且慢,我说了半天,最主要的还没有和你说呢,你不差这一会儿,等我把话跟你说完了,你再走也不迟。”

晋晚生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小青蛇说;“请问师傅,你为何把那颗桃树养在家里,你知不知道她是棵仙桃?”

晋晚生回答;“我只是觉得她有些怪异的地方。”

小青蛇问;“那棵桃树是如何到了你家里的?”

晋晚生说;“你应该知道啊,不然你又怎么能到我家里呢!”

小青蛇说;“师傅有所不知,那日上天闪电雷鸣,就是要击毁那株桃树,这说明上天已经知道她到了凡间,天上的东西怎么能留在是凡间呢,所以,肯定是玉帝派雷公电母下界用雷击,用火烧,想把这棵仙桃毁掉,当时,像我们这些非蛟非龙的生灵要是不躲起来,雷电肯定就会劈死我们,所以,我才吓得躲到了洞府里,等到闪电雷鸣过后,我认为已经安全了的时候,出去看那棵小桃树的时候,她却没有影了,等到你来割芦苇的时候,我闻到了您身上的桃花香气,这才跟着您来到了您家里。”

晋晚生听了小青蛇的解释,不解地问道;“你为何要伤害那颗小桃树?”

小青蛇说;“我不是想伤害她?”

晋晚生忙问;“那是为何,事实上你已经伤害她了。”

小青蛇说;“我不是想伤害她,而是想吃掉她。”

“你为何要吃掉她?”

“是你告诉我的呀,只要我吃到这棵小桃树结的仙桃核,我就可以化蛇为蛟。”

晚生听了小青蛇的话立刻辩解说;“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这句话呀?”

小青蛇说;“当然是师傅您说的了,还有,您还是冒着违反天条的风险说出来的。”

听了小青蛇的话,晋晚生哭笑不得,他觉得自己和小青蛇纠缠不清了,急忙说;“我和你说不清楚,反正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师傅,但是,我可告诉你,从今以后,我不准你再伤害小桃树。”

小青蛇问;“那她结出桃子以后,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

晋晚生想都没想就说;“当然可以。”

听了晋晚生的话,小青蛇立刻扭动身体,说道;“谢谢师傅,我今后不但不伤害她,还帮助你看护他。”

晋晚生说;“那就好,我走了。”

小青蛇说;“慢着,师傅,你虽然不认我,我却坚信你就是我师傅,为了证明这一点,请你交代给我一件事情,我来帮你办。”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我办事情?”晋晚生心存疑惑。

“我为什么!我是因为、因为、我要证明你是我师父,否则的话,你又如何解释你胳膊上的降龙鞭呢,那是我师父的东西。”

“我哪有什么降龙鞭!”

这时,晋晚生胳膊上那道鞭痕已经不见了,故此,晋晚生说出话来很有底气,

小青蛇却不服气,他问晋晚生;“你既然不是我师傅,为何能降服我,还有,”说到这里,小青蛇开始摇晃脑袋,然后接着说;“我问你两个问题,你要如实告诉我,然后,我就能证明你是我师父。”

晋晚生说;“好,你问吧,我一定实话实说。”

小青蛇问;“你今年多大了?”

晋晚生说;“我刚好十八岁。”

小青蛇晃晃脑袋又问;“你的父母双亲呢?”

晋晚生说;“我阿妈生下我就死了,我阿爸三年前被洪水卷走了,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找了几次,都没有找到。”

小青蛇说;“那好,我帮助你找到你阿爸,让他帮助我一起证明你就是我师傅。”

晋晚生听说小青蛇能帮助他找到他阿爸,立刻高兴起来,心里暗想,难道我阿爸没有死,只是被洪水卷到了别的地方,可是,那也不对呀,不论阿爸被卷到哪里,都应该回来找我呀,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问小青蛇;“难道你知道我阿爸在哪里?”

小青蛇摇晃着脑袋回答;“非也,非也,我要花一番功夫去寻找。”

听了小青蛇的话,晋晚生未免有些泄气,他又不能不让小青蛇去寻找,想了想,他只好说;“那我们就一言为定,只要你能帮助我找到我阿爸,我就承认你说的有道理。”

晋晚生不说承认自己是小青蛇的师傅,只说他说的话有道理,就是留了一手,因为他实在不相信自己能当小青蛇的师傅,最主要的是,这条小青蛇究竟能不能找到阿爸,还是未知数,他自己找过无数次,都没有找到。虽然他没有泄气,可是,对于寻找阿爸他却觉得很难,好在这条小青蛇主动要求帮助他寻找阿爸,也许,晋晚生刚想到这里,不由得又是一激灵,难道这条小青蛇另有目的,自己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晋晚生犹豫不决,小青蛇却问;“你住在张湾村,为何姓晋?”

晋晚生回答;“不知道,你应该问我阿爸。”

小青蛇又问;“你们张湾村是不是有个土地庙?”

晋晚生说;“是啊,别看我们张湾村人家不多,那座德公寺却很红火,附近的人家生完孩子后,都会到德公寺把孩子的姓名写在簿子上,也不知道是为何?”

小青蛇说;“你出生的时候,你阿爸也来给你登记了吗?”

晋晚生回答;“不知道,阿爸没有告诉过我。”

小青蛇问;“你自己没去看看吗?”

晋晚生说;“没有,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人生下来要到那里去登记。”

小青蛇说;“我告诉你吧,这是怎么回事情,还是在前朝的时候,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个读书人,叫张福德,自小聪颖至孝,读书有成,进京赶考时又有奇遇,所以,他不到三十岁就做了朝廷的命官,他三十六岁时,升为朝廷总管税务的大司空,张福德为官清廉正直,体恤百姓之疾苦,经常劝诫皇帝不可横征暴敛,要给百姓留活路,要让百姓的日子好过,这样皇帝的江山才能长久,在他当朝廷的税务总官时,遇到水灾旱灾他都会及时上奏朝廷,给百姓减免税赋,他为官时做了许许多多善事,所以,老百姓没有一个人不说他的好,这个张福德和你也大有渊源,那一日,他进京赶考,途中经过我们珈蓝寺,看到我现身却不惊慌,第二日师傅问他,你看到了什么,他说看到了一条巨龙,师傅当时口念经文,告诉他还要在珈蓝寺潜心读书半个月,才能走,他听了师傅的话,果然在寺院里读了半个月的书,从此结下了佛缘,所以,他到了京城一举高中,后来官至税务总管,这期间还来拜见师傅您,当时,师傅抚摸他的头,口中喃喃有词,一百零二,一百零二,张福德当时不知何意,直到他一百〇一岁的时候,才悟出来是怎么回事情,所以,他提前告诉他儿子,他会明年死去,他死后不准埋葬,只可在家中念金刚经超度他,张德福嘱咐完儿子不再说话,而是去了珈蓝寺,想在临终前见到师傅您,不知何故,您却没有见他,他怀着万分遗憾地心情,在寺院里盘桓了一月有余,终不得见,这才离开珈蓝寺,回到家中沐浴更衣,三日后,他脸朝南,面带笑容辞世,那一天正好是他一零二岁生日。

张福德死后三天,其容貌仍然不变,面部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慈祥,家中儿女遵照他的遗嘱,没有埋葬他,而是秘而不宣,香火不断,始终把他供奉在他临终前的屋子里。

事情巧了,在他们家不远的地方,也有一个穷苦读书人,姓计名天,家无一垄地,只有两间茅草屋和一个老母亲,他人穷志不穷,计天每日以砍柴为生,供养老母,伺奉尽孝,他白天进山砍柴,夜晚读书,这日他从山中砍柴归来,巧遇从珈蓝寺上香回来的张福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