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源:

第二十章、这样做,我也很为难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沧元图大千劫主第一序列

柏林

自从听说在奥地利募集了大笔捐款过后,腓特烈-威廉四世就激动坏了。没错是激动的,绝对不是被气的。

除了普鲁士王国外,整个德意志地区募集起来的捐款,如果折合成奥地利盾计算的话,大约有四千三百多万盾,光奥地利就贡献了三千多万。

这笔钱,已经相当于普鲁士王国小半年的财政收入了,如果能够全部拿到手的话,对于财力匮乏的普鲁士政府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可惜伟大的弗朗茨陛下提出了专款专用,结果很多德意志邦国都跟着学样了,当然他们做事没有弗朗茨陛下这么谨慎。

截止到目前为止,普鲁士政府还是收到了五百多万盾来自德意志地区的捐款,剩下的大都被各自政府给截流了。

这么大一笔好处,官僚们怎么可能无所作为呢?他们的捐款又不想弗朗茨做的那么严谨,全部都开了收据,用不完还可以退款。

可以想象,剩下的钱是注定到不了普鲁士政府的手中了。

更令腓特烈-威廉四世郁闷的是在媒体口中,普鲁士王国已经收到了来自德意志地区的捐款,并且这个总数额已经突破了一亿盾。

这个年代消息传递不畅通,没有银行流水可以查,反正都是随口一说,各邦国可不想丢面子,一个个都捐出一笔天文数字。

真的假的,这个重要么?

反正都是各地的媒体公布的数据,又不是官方承认的,未来就算是被查出来了也无所谓。

要是碰到不要脸的政府,直接一口咬定把钱给了普鲁士政府,谁也不能证明没给。

比如说弗朗茨就给普鲁士政府划拨了第一笔捐款,共计一百万盾全部都是现金,在媒体的见证下移交给了普鲁士大使馆。

当然,或许是觉得一百万太少了,维也纳的报纸上一百万变成了三百万。如果弗朗茨无良一点儿,直接吞掉这多出来的两百万盾,也不是不行。

不是所有人都是弗朗茨这么讲究,谎报捐款数字只是小问题,很多地方明明只给了二十万,非要让普鲁士官员在五十万的收条上签字。

反正钱在人家手中爱要不要,在利益面前,官僚们的战斗力都爆棚了。

除了受普鲁士影响严重的邦国,出现这种情况的现象要小些,南德意志地区邦国更是成为了重灾区。

普鲁士首相约瑟夫-冯-拉多维茨忧心忡忡的说:“陛下,这些钱我们不能要了!”

“怎么了?”腓特烈-威廉四世疑惑的问

对德意志各邦国不满归不满,可是没有必要和钱过不去啊?就算是被各国的官僚们贪污了一大部分,最后拿到手的也不是一笔小数字。

现在普鲁士政府可是债台高筑,如果不是时代不同了,腓特烈-威廉四世都准备宣布政府破产,赖掉全部的债务。

“陛下,这些邦国名义上是在支持我们作战,实际上都包藏祸心。

现在他们把我们捧这么高,如果俄国人坚持要我们放弃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我们该怎么收场呢?

现在欧洲除德意志地区外,所有的国家都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丹麦人有恃无恐,是不会做出让步的。”约瑟夫-冯-拉多维茨苦笑着说

毫无疑问,这次利用战争转移国内矛盾玩儿过头了,现在普鲁士政府是骑虎难下。要是不能收回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他们就没有办法给民众交代。

这不光是普鲁士国内的民众,还有德意志地区的民众。

国内的舆论,他们还可以想办法引导,国外的舆论就不要想了,不被黑成****才怪?

这个问题,腓特烈-威廉四世也想到了,可是他没得选择,不管收不收这笔钱,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改变。

成功收复了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他们就是德意志民族的英雄,失败了他们就是德意志民族的国贼。

除非他们敢和俄国人真刀真枪打一仗,那么无论输赢,都可以交代的过去了。

这个年代,俄罗斯是欧陆霸主,普鲁士单挑打不赢俄国人是正常的,民众可以理解,他们会把这种愤怒转移到奥地利和其他没有参战的邦国身上。

要是一枪不放,普鲁士政府就缩了回去,民族主义分子、爱国主义者怎么可能接受呢?

在普通民众看来,现在德意志地区所有邦国都是他们的后盾,就算是对上了俄国人也该不怂啊?

民意很可怕,俄国人更可怕!

假如普俄战争爆发,奥地利会帮谁?

在腓特烈-威廉四世看来,奥地利倒向俄罗斯的可能性不大,在民意的压力下,多半会支持普鲁士。

可惜这种支持非常的有限,让奥地利真正出力是不可能的。毕竟普鲁士王国完蛋了,奥地利想要统一德意志地区的最大障碍物就没有了。

奥地利的支持再无力,也抵消了来自法国方面的外交压力。一大帮的德意志邦国摇旗呐喊,算是抵消了欧洲小国的外交压力。

现在普鲁士王国承受的外交压力,比起历史上来说已经小了太多;偏偏国内的爱国主义者给他们施加的压力,又超越了历史同期。

无论是首相约瑟夫-冯-拉多维,还是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都下不了放弃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的决心。

投入的太多了,为了这场战争普鲁士王国付出的战争经费,已经超过了奥地利在奥撒战争中的支出。

从战争爆发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尽管双方真正交手的时间很短,普鲁士军队也吊打丹麦人,可是军事对持也要花钱啊!

战争时期的军费开支,往往是和平时期的数倍乃至于更多,这对穷兵黩武的普鲁士王国来说太不容易了。

普鲁士王国的军费开支,一直都居高不下,从1740年腓特烈二世即位开始,普军人数由原先的7万人激增至20万,占全国人口9.4%,军费开支每年要花去政府全部预算的4/5。

当时的普鲁士面积在欧洲仅居第十位,人口居第十三位,但它的军队却仅次于俄法奥三国,排到了全欧第四的位置。

而且这一数字,在腓特烈二世的后继者威廉二世那里又增加到了23.5万人,后面的日子普鲁士王**队几乎就没有低于过这个数字。

和平年代养着这么大的一支部队,对人口不多,又没有完成工业化的普鲁士王国来说,财政压力可想而知。

对这个国家来说,财政赤字是家常便饭。在这种情况下,普鲁士王国想要对外寻求贷款,或者是发行债卷都非常的困难。

实在是政府没钱了,腓特烈-威廉四世才会放下脸面,向德意志邦国求助。那怕明知道这些钱不好拿,他还是接受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让我们的人先收集证据,万一未来发生了变故,也可以把他们拉下水。

这都是下策,最后的办法还是保住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到时候这些邦国会乖乖的把钱送过来。”腓特烈-威廉四世狠狠的说

“陛下,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到时候这些邦国多半会要求让这两个公国独立。”约瑟夫-冯-拉多维想了想说

“不用担心,只要成功的收回了这两个公国,到时候造成了既定事实,他们是做不了什么的,我们又不是没有支持者。”腓特烈-威廉四世自信的说道

小德意志思想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宣传,在很多地区都已经压过了大德意志理论,支持普鲁士王国统一德国的人不在少数。

如果不是弗朗茨搅乱了法兰克福会议,现在小德意志思想就成为了德意志地区的主流。

……

普鲁士政府的坚持,让圣彼得堡政府非常的为难。

从一开始他们就站在丹麦一边,沙皇政府还曾对外宣布过,要是普鲁士政府不退让就使用武力。

现在怎么办?动手,这会白白便宜了奥地利人;不动手,俄罗斯帝国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连自己的小弟都保不住,沙皇政府出尔反尔,他们还好意思在国际舞台上混么?

只能说现在已经不比当年了。

当年的沙皇政府可以把信誉当厕纸,用了就扔;现在的俄罗斯帝国已经在争夺世界霸权了,要是再不注重信誉,谁会服他们啊?

孤家寡人的世界老大,看起来威风,实际上却危机重重。除非能够武力统一全世界,不然参考拿破仑就行了。

圣彼得堡

尼古拉一世关心的问:“奥地利政府怎么说,他们愿不愿意调停这次普丹战争?”

“陛下,奥地利政府拒绝参加这次调停,梅特涅那个老狐狸表示,迫于国内民意,奥地利政府参与调停只会站在普鲁士一边。”外交大臣卡尔-渥赛尔罗德为难的回答道

俄国人不想和普鲁士王国开战,沙皇政府在想方设法的避免战争,这一点不是什么秘密,自然被普鲁士政府获知了。

悲剧的是,普鲁士政府获得了这个情报后,让他们直接做出了战略误判,认为俄国人不会武力干涉,增加了他们信心。

“该死,奥地利人恐怕还在做着我们帮他们扫除统一德意志障碍物的春秋大梦,难道就不怕我们把俄奥密约泄露出去么?”尼古拉一世自语道

大家都是有眼色的人,不敢傻乎乎的回答:不怕。

俄奥密约一旦泄露出去,奥地利后面的战略会有麻烦,而俄罗斯后面的战略就是直接完蛋。

兼并南德意志邦国的奥地利,会让英国人感到忌惮,最多不过把危险等级上升到接近法国人的高度,但是和吞并奥斯曼帝国的俄国人相比,那就不值得一提了。

前者还有的是办法限制,无论是扶持普鲁士王国,还是挑拨法奥关系,又或者是离间俄奥关系,都可以起到制衡作用。

后者就不一样了,现在的俄罗斯帝国,英国人都只能看着他们发愣,要是让他们吞并了奥斯曼帝国,世界霸主易主是早晚的事情。

那怕是尼古拉一世非常想拉普鲁士上船,也不敢向他们泄露半点儿消息,甚至在议事的时候,保密工作都提高到了最高等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