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源:

第二十一章、走钢丝

推荐阅读: 诡秘之主沧元图大千劫主第一序列

大家都为难了,弗朗茨松了一口气,短时间内普丹战争不会结束了,这意味着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填补窟窿。

纸里包不住火,要是不把窟窿填上,就算是把屎盆子扣在普鲁士人头上,也不靠谱啊!

万一哪天穿帮了,弗朗茨大帝的脸面还要不要?

挪用和贪污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可以解释说银行正常的资本运营,反正只要按期拿出钱来就行了,后者就是永远的黑历史。

普俄僵持的时候,欧洲列强们也没有闲着。

法国人除了偶尔在国际问题上发表一下意见,宣誓他们的存在感外,主要还是忙着内部斗争,就连海外殖民扩张都受到了影响。

英国人很忙,一面加紧了对印度的侵略,一面又在东南亚殖民扩张,同时还对新西兰发起了入侵……

英国人的殖民帝国已经快要成型了,除了非洲大陆缺席外,其它地区基本上已经纳入,或者是正在纳入英国人的殖民帝国中。

大家都很忙,这就给奥地利创造了机会。

在世界目光集中在普丹战场上的时候,1849年4月15日奥地利同那不勒斯、教皇国、托斯卡纳、巴伐利亚、符腾堡、巴登、黑斯—达姆斯塔等邦国在罗马成立了神圣罗马经济同盟。

欧洲舆论一片哗然,好在弗朗茨没有把总部设在维也纳,不然造成的政治影响力还会更大。

反应最激烈的就是普鲁士,他们为了德意志的统一,在前面和俄国人硬顶,奥地利居然来了一个釜底抽薪。

除了普鲁士王国外,德意志地区的主要邦国都加入了奥地利主导的神圣罗马同盟,这意味在德意志地区的发言权上普鲁士被踢出去了。

受神圣罗马同盟建立的影响,大德意志思想再次高涨了起来,在很多民族主义者看来,经济上抱团将有助于国家的统一。

甚至普鲁士内部都有人主张加入奥地利建立的同盟,至于德意志关税同盟,历史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让它进入垃圾堆了。

这一变化让腓特烈-威廉四世非常头疼,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他们能够支持普鲁士统一小德意志,同样也能够支持奥地利统一大德意志。

至于把增加了意大利地区,民族主义分子才不在乎呢。在他们看来,只要德意志民族占据了主导地位,建立起来的帝国自然是越大越好。

“首相,对于奥地利的狼子野心,各国都持有什么样的态度?”腓特烈-威廉四世期待的问

约瑟夫-冯-拉多维茨想了想后回答道:“英国人向奥地利发布了外交照会,反对奥地利的结盟行动,强烈谴责奥地利打破了自由贸易原则。

法国政府抗议奥地利建立经济同盟排斥第三国的行为,目前还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

西班牙人表示密切关注事态后续发展,欧洲大部分国家都持中立态度,俄国人还没有表态。”

毫无疑问,现在大家太忙了,顾不得找奥地利的麻烦。

英国人普丹战争都没有强力干预,同样也没有精力去干涉奥地利的结盟行动,没有欧洲大国当打手的情况下,他们在欧洲大陆上的话语权有限。

法国人等他们摆平了国内的派系再说,不然在党争之下,为了反对而反对,法国政府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腓特烈-威廉四世非常的郁闷,在他看来,最有能力的干涉奥地利的俄国人,正好被他们帮忙给牵制住了,沙皇政府不可能同时干涉普奥。

没有武力威胁,光靠抗议就能够压倒奥地利?腓特烈-威廉四世摇了摇头,普鲁士面对的外交压力更大,不也一样顶住了?

奥地利建立的只是经济同盟,大部分欧洲国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一旁做起了吃瓜群众。

“英国人没有采取行动么?”腓特烈-威廉四世关心问道

……

伦敦

作为世界第一搅屎棍,英国人怎么可能看着奥地利搞出一个联盟呢?

要知道神圣罗马经济同盟,可是小半个德意志 大半意大利 奥地利帝国的怪兽,从经济体量上来说,这就是欧洲第一经济体。

尽管这些地方大都还是半封建半资本主义体制,自身的工业也不弱,英国人在当地的市场份额并不大,他们也不缺乏市场。

可蚊子再小也是肉,白白放弃可不是约翰牛的作风。

“不对劲,俄国人这次的反应怎么这么迟钝呢?”约翰-罗素首相疑惑的问

帕麦斯顿想了想说:“可能是在犹豫吧,普丹战争已经牵制了他们大量的精力,这个时候再干预奥地利,搞不好普奥就要联手了。

尼古拉一世不是傻子,一旦走到了那一步,‘北欧三宫廷’体系就土崩瓦解了,只要他们不想在欧洲陷入孤立状态,就不会对奥地利采取行动。”

从《柏林公约》开始,欧洲大陆就进入了“普奥俄三国时代”,三国联手共同维护维也纳体系,就连英国人也被排斥在了欧洲大陆之外。

现在因为普丹战争,普俄关系出现了裂痕,英国人自然要想办法拆分这个联盟了。

无论是鼓动奥地利向巴尔干地区扩张,支持奥地利占据多瑙河流域,还是放纵普鲁士对丹麦发起战争,都是这项计划中的一部分。

不得不说这一次俄国人保密工作做的严密,把所有人都骗了过去,大家都自行脑补想歪了。

“俄国人估计做梦也没有想到,普鲁士人这次居然坚持了下来,现在他们也是骑虎难下了。

不过奥地利建立的神圣罗马同盟也是一个麻烦,有梅特涅这个老狐狸在,想要联合各国一起施压,怕是难以成事了。”约翰-罗素皱着眉头说道

帕麦斯顿笑着说:“为什么一定要逼迫奥地利人解散同盟?这个同盟建立,最应该着急的又不是我们。

俄罗斯、普鲁士、法兰西,他们哪一个不比我们着急?

尤其是普鲁士人,他们和俄国人僵持不下,本来奥地利是最好的调和者,偏偏现在奥地利又搞出了这个联盟,北欧三宫廷联盟怕是要走到尽头了。

我们有必要帮他们把这个联盟延续下去么?”

普鲁士同时和俄罗斯、奥地利发生了矛盾,在三国联盟中自然是混不下去了。

为了拆分这个联盟,英国人可是付出了不少努力,现在只差临门一脚,他们自然不会给联盟续命了。

“看上去似乎对我们很有利,不过还是要警惕奥地利,梅特涅那个老狐狸最擅长的就是平衡,哈布斯堡王朝的影响力又根深蒂固。

可不能让他们把这个经济同盟,变成了一个帝国。不然,我们在地中海的利益就无法保障了。”约翰-罗素慎重的说

这不是杞人忧天,谁都知道哈布斯堡家族最擅长的就是联姻,在联盟的构架中进行内部联姻,几代人过后合并成为一家,奥地利帝国就是这么来的。

如果弗朗茨知道了英国人的想法,一定会想笑。和意大利邦国结盟可以,要是兼并意大利邦国那就算了吧,他可不想自找麻烦。

“放心吧,首相。奥地利人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只要他们敢踏出第一步,这个联盟就会土崩瓦解。

反倒是普丹战争是一个麻烦,普鲁士政府迫于民意还在坚持,我担心他们会惹火了俄国人,双方可能爆发战争。

要是普鲁士王国被俄国人打残了,没有了内部制肋,奥地利没准还真的敢统一德意志地区。”帕麦斯顿想了想说

帝制国家很多时候不能光从利益角度出发分析,万一沙皇被惹火了,还真有可能不顾后果的打一仗。

“做好调停的准备吧,一旦局势失控,就向普鲁士政府施压,逼迫他们妥协。”约翰-罗素狠狠的说道

没有办法,向俄国人施加外交压力,人家根本就不鸟他们,只能欺负普鲁士这个软柿子了。

尽管英普关系很好,这也不能够让英国无条件的支持普鲁士。在利益面前,和英国人攀关系那都是扯淡。

……

维也纳

自从神圣罗马同盟建立过后,弗朗茨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觉,没有办法太过顺利了,显得很不正常。

俄国人不干预那是自然的,双方有过密约,如果不能为了保密,俄国人都能直接支持奥地利。

可是其它国家的表现,就令弗朗茨意外了。中立的小国就算了,他们没有话语权,本来就是打酱油的,现在吃瓜看热闹是正常的表现。

可是英法的表现,就令弗朗茨感到奇怪了。

法国政府的表现他勉强可以理解,攘外必先安内,奥地利又没有入侵法兰西,想要他们同仇敌忾都难。

英国人除了抗议之外,居然什么也没有做。按照事先的分析,这个时候英国人应该拉上法国人,再加上一帮小弟过来给奥地利施压才对。

这种不按剧本出牌,让弗朗茨非常的头疼。梅特涅这个外交大臣还在罗马主持工作,外交部给出的答案有两个:

1、英国人忙于殖民扩张,无暇顾及奥地利;

2、英国人想要挑起普奥矛盾、俄奥矛盾,瓦解普奥俄三国同盟。

除了几名内阁成员外,其他人不知道奥地利和英法俄各自密约的内容,自然无法进行综合分析了。

这个时候,弗朗茨猛然间发现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奥地利居然签订了这么多秘密协议,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要不是有梅特涅这个外交大臣主持,弗朗茨怀疑奥地利政府早就玩儿崩了。

历史上奥地利也企图在英法俄中间走钢丝,最后没有把握住平衡,把英法俄三个可以成为的盟友国家全部变成了敌人。

想想就让弗朗茨不寒而粟,不要看现在奥地利比历史上的处境要好得多,可是一旦外交上玩儿崩了,瞬间就会陷入孤立状态。

后果,还用考虑么?

自然是夹着尾巴做人,安安分分的窝在家里种田。静静的看着普鲁士统一德意志地区,然后和他们一起挑战世界秩序。

理论上,完成了内部改革的奥地利帝国,会比历史上的奥匈帝国强的多,没准德奥联手还可以来一次逆袭。

不过,这种事情显然不可能发生,弗朗茨已经做好了准备,万一局势超出了控制,那就俄奥联手正面和英法普干一仗好了。

单纯的从军事上来分析,失败的可能性不大,最多也就是打个两败俱伤,等俄奥没钱了战争也就结束了。

历史上俄国人单挑英法,输了克里米亚战争,不是因为军事上的失败,最主要的还是政府没钱了,要是有钱的话,他们还可以继续打下去。

才损失了三十万军队,对毛熊来说完全就是毛毛雨,就算是这个数字扩大十倍,他们还是有足够的灰色牲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