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小说网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233小说网 > 历史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362章 比烂的组织

神圣罗马帝国 第362章 比烂的组织

作者:新海月1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0-23 23:31:45 来源:笔下文学org

送走了亚雷斯特,斯蒂芬就头疼了起来。说起来容易,操作起来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奥地利又不是美国,匈牙利地区深受德意志文化影响,尤其是最近十几年推行的义务教育,更是影响了一代人。

德意志文化的核心是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有一项传统一直影响着这个民族,那就是——军旅文化。

一个把军事训练放进小学教材的国家,从小就在培养大家的纪律性。纪律,已经深入了很多人的骨髓中。

严谨起来的民族,可不是随便忽悠两句就有人和你上街游行了。如果不能说服他们,送你进警察局的可能性更大。

理论上,只要肯花时间说服,也可以组织起来。实际上,只要中途发生一点儿意外,被人举报了,就满盘皆输。

如果匈牙利独立组织有能力串联几万、甚至几十万人上街游行,他们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境地。

斯蒂芬问道:“你们怎么看?看来美国人是害怕各国干涉这次内战,想要我们搞事情给奥地利人添麻烦。”

他这个独立组织领袖,现在也逐步变成了名义上的领袖了。这里是美国,崇尚自由主义。受此影响斯蒂芬权利大损,无法强制命令任何一个成员。

资深革命者塞萨尔皱着眉头说道:“斯蒂芬先生,现在的情况非常麻烦。我们有多少实力,亚雷斯特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他想从中牟利,帮我们打掩护,联邦政府估计早就取消对我们的资助了。

我们在国内的根基早就丢了,就算大家还有些人脉,那也是用一次少一次。

偶尔帮个小忙或许还行,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计划,不拿我们邀功请赏,就算是够朋友了。

现在我们名义上,还有两万八千余名成员,实际上大家都清楚这些人不是已经见了上帝,就是在去见上帝的路上。

对政治犯来说,奥地利人的修路大军向来都是有进无出。

现在我们的成员,也就是在美国发展的这几百号人。偶尔搞一次小破坏还行,要搞大动作,把我们所有人都搭上也不够。”

正是因为了解独立组织的情况,亚雷斯特才会出这个主意,让他们组织民众游行,而不是武装革命。

然而,亚雷斯特幼年就随父母移民美国,对奥地利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他人生观、世界观都是美国体系,想当然的认为组织民众游行非常容易。

就算是没有支持,花钱雇人都可以把声势造起来。这在美国确实没有问题,到了奥地利却是要牢底坐穿,根本就玩儿不转。

塞萨尔所谓的搞破坏,实际上也并不都是匈牙利独立组织在行动,大部分都是自封的。

就和恐怖组织宣布对某些毫不相干的事件负责一样,实际上就是为了刷存在感。

他们也不例外,奥地利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重大案件,功劳都被他们揽到了自己头上。

美国人不可能去核实,也不敢去核实。这个年代的美国政府还没有在欧洲搞事情的底气,万一派人调查被人发现了,联邦政府可兜不起。

至始至终,联邦政府没有主动和他们联系过一次,没有布置过任何一次任务。包括亚雷斯特和联邦政府的关系,大家都只是有所猜测。

一名花甲老人厉声说道:“要不我们随便应付一下算了,大不了以后活动经费不拿了,大家都是有家有业,还能饿死了不成。

我不信美国人真敢把我们交出去,难道美国人不怕我们把他们给供出来么?”

斯蒂芬冷静的说:“苏扎利先生,这样的孩子话就不要说了。美国人自然不敢让我们落入奥地利人手中,这会给他们带来天大的麻烦。

可是以维也纳政府的风格,就算我们是死的也一样,美国人不介意拿我们尸体做交易。

纵观欧洲各国的革命组织,就数奥地利革命组织最少,他们对待政治犯的态度一贯都是弄死了事。”

这是最让人胆寒的,从弗朗茨继位之后,维也纳政府就没有赦免过任何一名政治犯。一旦成了政治犯,缉捕的时候都是生死不论。

除了当叛徒,向维也纳政府纳了投名状的,可以被赦免外,剩下的就只有人死了,通缉令才会撤销。

大革命牵扯到的人太多,只要不是真正的高层,平时低调一点儿不公开宣传独立、革命、造反,谁认识他们这些小卒子啊!

很不幸在场的众人,因为当初逃到美国时兜里没钱,就打着匈牙利独立组织的旗号向匈牙利同胞化缘,在这里竖起了大旗,恰好够资格上奥地利政治犯的名单。

当然,这样骗取经费的革命组织,在美国还不只有一个。

联邦政府没有清查,一方面是这种事情不好查,很容易引火烧身;另一方面他们在政治上需要这些组织存在,证明君主制不得人心。

历史上,美国这一套玩儿的非常成功。就靠这些乱七八糟的革命组织,把美国政治体系推广了出去,为夺取世界话语权奠定了基础。

塞萨尔有些犹豫的说:“美国这边乱七八糟的革命组织一大堆,早些年还有奥地利革命党,声势比我们大多了。

只不过后来布鲁克斯那家伙发生了意外,丧失了领导者,最后在内斗中向维也纳政府投降,解散了组织。

我琢磨着先糊弄一下,能过关最好。要是美国人逼迫过剩,大不了我们宣布解散匈牙利独立组织。

没有了匈牙利独立组织,我们估计也够不上政治犯了。再动用国内的关系帮忙疏通一下,维也纳政府取消对我们的通缉可能性很大。”

这只能算不是办法的办法,流亡海外十几年,大家的雄心壮志都消磨光了。

现在一个个都有妻儿老小,有几个人能够做到抛妻弃子,义无反顾的在一条看不到希望的路上走下去呢?

斯蒂芬想了想说:“还是先联系一下别的革命组织,意大利独立组织和波兰独立组织都有些实力,我们可以和他们联合行动。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解释匈牙利独立组织的好。得罪了联邦政府,我们未来在美国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奥地利国内最强的革命组织,就是意大利独立组织和波兰独立组织,并且这两个独立组织还是跨国革命组织。

波兰独立组织横跨俄奥普三国;意大利独立组织的成员分布在撒丁、伦巴第、威尼西亚、教皇国、那不勒斯、托斯卡纳等地区。

这两个跨国组织混的要比匈牙利独立组织好一百倍。别的不说,光看看人家在美国的移民数量,就知道差距了。

美国的意大利移民数量仅此于英格兰、爱尔兰、德意志三大群体,就算是波兰移民也有十几二十万,而匈牙利移民还不足万人。

这就让匈牙利独立组织发展壮大的难度大增,人口基数少怎么发展成员啊?想要组织志愿者、敢死队回国发动革命,那就更难了。

现在斯蒂芬把希望寄托在别的革命组织身上,也是逼不得已。

就算联邦政府权威不高,很多人都不把联邦政府放在眼里。可是对他们这帮处于美国社会最底层,没有国家可以依靠的小民族,仍然得罪不起。

在美国这个移民国家,同样有三六九等之分,通常母国越强大,所处的社会阶层地位就越高。

这也是很多匈牙利人拒绝加入独立组织的原因。不跟他们混,好歹可以顶着奥地利移民的旗号,遇到了事情,还可以寻求奥地利使馆帮助。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意大利黑帮出名的原因。意大利的移民数量多,背后又没有祖国保护,大家只能相互抱团,各种社团就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匈牙利人更悲剧,因为移民数量太少的缘故,在美国他们就算是抱团都没有影响力。

……

纽约城外一座庄园内,波兰独立组织也面临金主的催促。当然他们的待遇要好得多,至少没有人威胁要把他们交出去。

波兰独立组织核心成员亚历山德拉说道:“我们应该拒绝这些无理要求。现在组织的力量全部都投入到反抗俄国人的起义中,再去招惹奥地利人是非常不智的。”

凯西亚反对道:“可是,这些资本家给我们提供了不少经费,冒然拒绝他们的要求,未来再想从他们手中寻求帮助就难了。”

凯西亚是二代移民了,父母都是波兰独立组织成员,到了他这一代也继承了下来。

不过支持波兰独立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向美国靠拢,考虑问题的时候,往往有些瞻前顾后。

亚历山德拉摇了摇头说:“没必要,这次起义要是成功了,波兰王国就会重新建立,到时候有没有他们的支持都不重要了。

现在保证俄属波兰独立是第一位的,奥属波兰的问题可以留在未来解决。为了增加成功率,我们不能同时面对两个敌人。”

显然,这次欧洲各国的支持给了他信心。在亚历山德拉看来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这个时候分散力量导致起义失败,那就是波兰历史的罪人。

然而,波兰独立组织早就不是一个组织了。大家只是为了波兰独立,暂时联合在了一起,内部大大小小的利益团体一大堆。

尽管很多人都知道亚历山德拉的意见是正确的,可惜出于自己的利益,还是跳出来和他唱反调。

“你这是懦夫行为,全世界都在支持波兰王国独立,这个时候不同时摆脱奥地利人的统治,下一次机会要到什么时候?

甚至错过了这次机会,波兰王国就彻底分裂了,永远没有从奥地利手中拿回加里西亚的机会。”

不是拉德西反对先让俄属波兰独立,问题是后面的老大不答应啊!他是联邦政府安插在波兰独立组织内部的眼线,这个时候必须要表明立场。

和匈牙利独立组织那种小团体不一样,波兰独立组织就是一个联合会,想要加入这个组织非常简单——报名就行了。要是擅长组织忽悠,那都可以身居高位。

如果波兰独立组织真的组织严密,以他们的规模早就取得国家独立了,根本就不用等到世界大战过后。

组织机构分散在世界各地,却没有一个领导核心,靠的仅仅是个人声望指挥。

不光是美国人收买了其中的成员,几乎每个国家在里面都有眼线,包括俄国人也不例外。

这个组织早就被渗透的和筛子一样,包括这次波兰起义,提前也走漏了风声。

发动起义前大部分领导人都被抓了,为了解决隐患沙皇政府才临时决定在当地征兵,准备把这些可疑分子全部送到中亚去当炮灰。

要不是沙皇政府同样腐朽,官僚们行动迟缓,给重新组织起义创造了机会,这次起义就夭折了。

当然,大量的领导人被抓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历史上的一月起义,就是因为这帮人被抓,才抵抗了一年多时间。

要是留着这帮嘴炮强者指挥,能够抵抗俄军一个月,都算是上帝眷顾了。

这不是开玩笑,事实就是如此。翻开波兰革命史就知道,起义爆发后领导人越多,革命持续的时间就越短。

拉德西一句“懦夫”直接激怒了亚历山德拉,当即一拳打了过去,两人对战在了一起。在众人的劝说下,很快演变成为了大混战。

当然,这场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打完了过后,大家继续开会。伤员自然是提前退场了,这也是一种独特的处理方式。

毫无疑问,拉德西被踢出去了。大家不是傻子,他的身份早就被人发现了,只不过还在美国人的地盘混日子,多少要留几分面子。

现在到了决定波兰命运的时刻,这些面子就不管用了。基本上有嫌疑是各国间谍的,都被这种放式给踢了出去。

德高望重的秋斯科特开口说道:“好了,苍蝇都踢出去了。首先我要说的是,这次起义比预想中顺利,虽然起义前走漏风声,可是起义军还是占领了华沙。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的胜算非常大,不过还要看后面能不能顶住俄国人的反扑。

要不要在加西利亚地区发动起义,大家可以各抒己见。我们的意见只能够做为参考,最终的决定权还是交给前线的指挥者。”

显然,连续的失败波兰独立组织还是吸取了经验教训,不再那么盲目自大。

这也是各国支持波兰独立组织的原因,要是一直都在乱来,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可能随意投入。

当然,这和波兰独立组织内部团体众多也有关系。大家互不统属,只是盟友关系,美国的波兰独立组织并不是波兰独立运动的领袖。

基本上都是谁发动的起义,就听谁的,别的团体意见仅限于参考,不具备强制执行力。

亚历山德拉说道:“我的意见已经提了,目前不适合树敌太多。

加里西亚地区不是我们的核心,当地的民众基础不成熟。奥地利对地方的控制要比俄国人强得多,哈布斯堡家族也比沙皇更得人心。

在以往的起义中就可以看出来,无论是1846年的起义,还是1848年的起义,都遭到了当地民众的强烈抵制。

很多革命者没有死在维也纳政府手中,反而死在了当地的农民、工人手中。我不认为现在发动起义,就能够获得成功。”

这是一个令众多革命者尴尬的问题,加里西亚地区的群众基础一直都很差。这不是他们不努力,关键是在当地波兰人没有占据主导地位。

经过了哈布斯堡家族这么多年的经营,当地的乌克兰人、捷克人、德意志人、斯拉夫人等民族加起来,人数远远超过了波兰人。

和这些人谈波兰独立,结果自然是悲剧的。得益于波兰贵族当年留下来的美名,然后当地的民众就果断的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最令他们受伤的是很多波兰人,认为留在奥地利不错,同样站在他们对立面。

窗户纸没有捅破前,大家还可以商议。现在被亚历山德拉捅破了,自然不会有人傻乎乎的提议硬干了。

不光是加西利亚,实际上普属波兰同样是如此。经过了普鲁士王国的日耳曼化运动,波兰独立组织同样失去了当地的民众基础。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提起波兰独立运动,就想起了俄罗斯的原因。

实在是在另外两家的地盘上搞事情风险太大,一个不好就把自己搭进去了,他们只能在俄属波兰闹独立。

见气氛陷入了尴尬的状态,秋斯科特打破了沉默:“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继续按照原计划进行。

等波兰王国建立过后,我们再考虑从奥地利、普鲁士收回国土的问题。普加尔把我们的意见整理起来,尽快传给特劳古特。”

普加尔的年轻人回答道:“没有问题,秋斯科特先生。”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