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小说网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233小说网 > 历史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370章 钓鱼执法

神圣罗马帝国 第370章 钓鱼执法

作者:新海月1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0-23 23:31:45 来源:笔下文学org

匈牙利独立组织行动只能算是小打小闹,法国革命党的动静才算大。

1865年1月,从巴黎到蒙托邦,整个法国超过30个城市出现了游行示威,仿佛法兰西又回到了大革命时代。

很多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加入游行队伍中,喊着五花八门的口号,比如说:

有要求政府支援波兰独立运动的、有反对政府某一项政策的、有主张支持西班牙革命党的、还有反对殖民运动的……

只有想不到,绝对没有喊不出来的。

显然法国革命党也学聪明了,最近几年国内经济发展的不错,大家的小日子过的还可以,这个时候造反根本行不通。

对政府强烈不满的就是他们这些权利斗争的失意者,还有一群理想主义者。

想要推翻拿破仑三世的统治,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把法国搞乱,只要国内乱了才有机会。

法国民众富有国际主义精神,很多时候都非常的感性,自认为不合理的就想去管管,这就给他们提供了机会。

凡尔赛宫,乱七八糟的游行引起了拿破仑三世的警惕。表面上看来这只是普通的游行活动,在法国每年都有发生不知道多少次。

可是最近发生的太频繁了,斗争经验丰富的拿破仑三世,一眼就看出了这背后有人组织。

拿破仑三世下令道:“亚岱尔,把幕后的老鼠给我揪出来,我到要看看是谁在捣乱。”

游行在法国是合法的,政府无权干涉。可是天天游行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不光影响到了经济,还会影响到人心。

现在还不是那个“春天上班,夏天度假,秋天罢工,冬天过圣诞”的美好时代。

这个年代正是打江山的时候,早在反法战争过后,法兰西殖民帝国就崩溃了,现在拿破仑三世正在努力打造第二殖民帝国。

自然不能够容忍影响国家经济的游行持续下去,毕竟这个年头竞争对手很多,一不小心就会掉队。

“是,陛下!”警务大臣亚岱尔忐忑的回答道

这可不是一件好差事,这些年因为游行造成的治安恶化,已经有15位警务大臣背锅下台,平均任期仅有10.5个月。

不要看拿破仑三世时代经济发展良好,国内社会稳定,就以为他们的日子好过了。实际上他们还是被喷的狗血淋头,仿佛就是有史以来最差的政府。

理由不需要的,摸黑敌人需要什么理由?政府管制不了舆论,反对派要喷,拿破仑三世最多找人和他们对喷。

或许是位置变了,拿破仑三世已经变成规则的维护者。并没有对这些敌人采取非常手段,这就给革命党留下了操作空间。

外交大臣亚伯拉罕开口说道:“陛下,可能是受波兰独立运动的影响,最近一段时间欧洲革命运动,再次高涨了起来。

先是两西西里王国爆发了起义,目前叛军已经控制了三分之一个西西里岛;接着西班牙、葡萄牙也分别爆发了革命。

欧洲其他国家的气氛也紧张了起来,新一轮的革命浪潮有可能再次爆发,我们必须要提高警惕。”

美国人虽然只是鼓动这几个大国的革命团体回欧洲搞事情,可是其他国家的革命团体也受到了影响。

看到波兰独立运动的风起云涌,很多人想当然的认为新一轮的革命浪潮来临了,纷纷出来搞事情。

对别的国家来说,或许问题还不是太严重。对法国来说,这就是一个大麻烦。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一次革命浪潮来临,都少不了法国人的身影,巴黎更是被誉为革命圣地。

这种美誉拿破仑三世是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如果可能的话他宁愿巴黎是一座贫穷落后的小城市,也不想成为“革命圣地”。

任何一名君主居住革命圣地,都会感到亚历山大,生怕一不小心就被革命了。

继位之前,拿破仑三世以巴黎自豪;继位之后,这种感情就一去不复返了。

别的不说,巴黎每年发生的罢工运动、游行示威次数,直接超过了奥地利全国的总和。

法国每年发生的游行示威、罢工运动次数,超过了整个欧洲其他国家的总和,拿破仑三世能够坐稳皇位真心不容易。

要是让弗朗茨选择,他宁愿去殖民地当土霸王,也不愿意做法国皇帝。

这跟君主做的好坏没有关系,只要翻开历史书看看法国的革命史就知道了。

作为旁观者可以一笑了之,可是作为当事人就只能哭了。天天坐在火药桶上,一项政策令一部分人不满都可能引发一场革命。

君主制不适合浪费主义和精力过剩的法国民众,巴黎民众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只有共和制适合他们。

拿破仑三世想了想说:“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命令各地的警察加强戒备,让巴黎的城卫军和南特地区的第七师换防。”

换防这是拿破仑三世最常用的手段,为了避免革命党人勾结军方,巴黎的守军从来都不常驻。

奥尔良王朝覆灭的教训已经告诉了他,不掌握一支可靠的部队,江山是坐不稳的。

……

阿蒂萨是一名意大利商人,然后他还是一名民族主义者,这个顺序不能够颠倒。

因此,1848年的大革命中他果断的站在了胜利者一方,逃过了一劫。

然而,这并没有改变他是一名民族主义者的本质。这些年他和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为宣扬意大利民族主义费尽了心思。

在维也纳政府在推广民族大融合的大背景下,阿蒂萨自然不敢逆流而上,可是在暗地里他们却建立了威尼斯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这是单纯的学术交流,只不过交流的都是意大利民族文化、艺术。如果只是个人兴趣爱好,也不会引起奥地利情报组织的关注。

关键是他们非常作死的举办了青少年艺术文化培训班,在暗中宣扬民族主义,甚至还不时流露出希望威尼西亚独立的愿望。

奥地利言论自由,只要没有在公众场合宣讲这些思想,法律上是定不了罪的。

至始至终,他们都只是在嘴上说,没有落到过实处。包括给青少年灌输这些思想的时候,都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德意志统一战争时期,当地政府还故意留下漏洞,希望他们采取行动,好把这帮人一网打尽。

遗憾的阿蒂萨等人都是老油条了,在利益面前理想都要靠边站。

意大利地区没有统一,一个威尼西亚地区脱离了奥地利独立,他们就丧失了现在的大部分市场,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所以他们不但没有趁机独立,反而说服了激进民族主义者,不要轻举妄动。

这种潜伏者是最可怕的,他们不会冒然造反,却在为造反而努力。

阿蒂萨最近有些心神不宁,总是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刚刚回到家中,老管家就递给了他一封信。

“阿蒂萨先生,这是斯蒂芬先生派人给你带来的一封信。”

斯蒂芬是他在一次宴会上偶然认识的,两人闲谈甚欢,斯蒂芬还邀请他加入殖民公司,前往非洲大陆开辟殖民地。

碰到了专业忽悠人士,又有大量的雇佣兵做证据,阿蒂萨没有怀疑斯蒂芬的身份。

欧洲同名的人太多了,斯蒂芬这种大众化的名字,奥地利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谁也不会把一个殖民商人和匈牙利独立组织联系在一起。

打开了信,初略的看了一遍,阿蒂萨脸色大变。

“奈尔,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有没有别人看到?”

管家奈尔一脸郁闷的回答道:“送信的人在大门**给我的,除了几个街头小商贩,并没有可疑人员。”

他非常的纳闷,完全不能够理解阿蒂萨的紧张。不就是一封信么,就算是有人看到也不知道里面的内容啊!

听到了这个答复,阿蒂萨再次确定道:“那些小商贩有没有新来的?”

奈尔非常肯定的回答道:“没有,都是往常那些人,几乎每天都在。”

阿蒂萨松了一口气,随及又头疼了起来。这个年头闹革命,不是在战死么?

他完全不能够理解斯蒂芬是怎么想的。作为匈牙利独立组织的领袖,在维也纳政府的追杀下,还能够逍遥十几年,为什么要现在跑回来送死。

没错,在阿蒂萨看来现在斯蒂芬就是在送死。匈牙利的情况别人不清楚,他们这些消息灵通的商人还能不知道么。

不要说独立了,估计不用等维也纳政府动手,当地民众就把他们给镇压了。

这些的情况,在威尼西亚地区同样也可能发生。维也纳政府的民族融合运动,还是有作用的。

不管他们怎么努力,当地德意志化的情况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年轻一代,一个个都在学习德文,意大利语言文字已经在义务教育中消失了。

即便是还有人在坚持给下一代灌输,可是奥地利义务教育的课业非常重,学生们每天都很忙,学校考试不考的东西,又有几个人会去主动学习呢?

前些年私立学校还在教授意大利语,结果教育部停止了对他们的拨款,把他们列入了暴利行业运营公司,需要和奢侈品行业一样向政府缴纳高额的税收。

如果只是政府不拨款,大家还可以把学校运营下去。被列入奢侈品行业那就完全没办法了,税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总不能把学费提高20倍吧?

就算是再财大气粗,也没有人坚持的住。现在整个奥地利帝国,就没有游离在教育部监管范围外的学校。

法律上承认的学校,都是接受政府拨款的学校,剩下的都是企业性质培训机构。

这些机构都是要纳税的,税率标准参考同行业利润标准。很不幸学校参照对象是义务教育学校,和0收费相比,无论收多少费用都算暴利行业。

阿蒂萨等人创办的培训中心,都是依靠捐款不收取任何费用,不然暴利行业的帽子,早就给他们扣过来了。

闹事的人不是没有,可惜维也纳政府非常强硬。一千人闹事就抓一千,一万人闹事就抓一万。主犯加入修路大军,从犯连同家属在内全部流放殖民地。

在流放了十几万人后,剩下的都安分了。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不能不考虑家人啊!

流放的罪犯待遇可比不上移民,通常会分配到条件最恶劣的地区,承担最危险的工作。

现在收到斯蒂芬邀请他加入革命队伍中心,阿蒂萨第一时间决定和他们划清界限,他可不想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没有犹豫,阿蒂萨直接划亮了一根火柴,点燃了手中的书信。

没有向政府举报,这就是对得起朋友了。信上相约的见面地点,阿蒂萨直接选择了无视。

在奥地利接触革命党也是有风险的,维也纳政府对这些事情从来都是零容忍,阿蒂萨可不愿意冒险。

烧毁了书信后,阿蒂萨嘱再次咐道:“奈尔,这封信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讲。我和斯蒂芬只是在宴会上遇到过,并不是朋友,你明白嘛?”

奈尔管家回答道:“知道了,阿蒂萨先生。”

小心谨慎的阿蒂萨还不知道,从宣扬民族主义那一刻开始,他已经半只脚踏入地狱。

现在烧毁了书信,没有向政府举报,正好把另一只脚也伸了进去。

毫无疑问,这就是在钓鱼执法。如果第一时间拿着书信,向当地警察局报案,怎么也不可能被牵连进去的。

没有把握住机会,那就没办法了。就算是没有参加叛乱,知情不报也是犯罪,没有冤枉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